“诗如何作为人的生命的一种存在” ——《掬水月在手》与叶嘉莹的诗词人生

“诗如何作为人的生命的一种存在” ——《掬水月在手》与叶嘉莹的诗词人生

每一年她回南开,校园马蹄湖里的荷花已凋谢。她自觉虽已残暮,却从海外归来不久。“莲实”寓意复活,千年石莲若善加保存,依然能够发芽。“千春犹待发华滋”既是她生命的复活,也是文化的复活。 (本文首发于2020年8月6日《南方周末》)

“赌一把”,去博鳌看病

“赌一把”,去博鳌看病

比起治疗无效,无药可医、无械可治才是患者更大的绝望。目前乐城大多数患者都是院士、专家带来使用特许药械的。按此前规定,特许药械只能在“医疗特区”内使用,随着细则落地,带药离区正在成为现实。 疫情期间国际航班受阻,但目前来看,还没能将出国看病团引流至乐城先行区。2019年先行区接待医疗旅游人数约7.5万人次,这是2013年成立以来最好的数据,但就医人数还不及一家县医院,“专家不怕累,就怕没病人,没有病人医生是待不住的”。 在这个国内唯一的“医疗特区”里,比患者更频繁造访的是药企高层。海南自贸港总体建设方案发布后,多家跨国药企到访,探讨加速引进海外创新药物并签署合作意向书,一家企业甚至在4天之内派出5位高层到此洽谈对接。

北京最后的煤矿工人

北京最后的煤矿工人

如果当时“算账”,加上患尘肺病的工伤补偿,高德才能拿到四五十万元。“不划算的。得矽肺(尘肺病)是一辈子的事。” 在广西建筑工地干活的吴国林,怀念矿井的日子。在他心中,每天都能开工、每月都不拖欠工资的大台煤矿,是世上最好的工作。 彭道雄赶上了京西煤矿的黄金时代,从一名外地农民工跃身成为北京人,又在京煤落幕之际适龄退休,每一步都踩在时代的节点上。 长沟峪煤矿关停时,张兴国才意识到,故乡已经回不去了。“村里没地了,我回去什么都没有。” (本文首发于2020年8月6日《南方周末》)

臭氧攻坚战:肆虐全球七十载,蓝天下的老恶魔

臭氧攻坚战:肆虐全球七十载,蓝天下的老恶魔

“你们是不是对自己要求太高了,蓝天白云还告诉我是轻度污染?” 更令人忧心的是,臭氧与PM2.5协同的健康影响,是1+1>2。 治理臭氧和PM2.5 “一体两面,同根同源”。 (本文首发于2020年8月6日《南方周末》)

没想做网红,只想找老伴——相亲节目里的老年人

没想做网红,只想找老伴——相亲节目里的老年人

“一个人慢慢变老,越来越孤独,最后就脱离了社会了。”贾杨说,他觉得必须找个老伴。采访贾杨是夜里九点,他向南方周末记者感叹:“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说话,搁这屋子谁跟我说话?电视它说话,但我跟它说话,它也听不着。” (本文首发于2020年8月6日《南方周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