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化妆品频遭“山寨”, 政府发文整肃恶意抢注商标

​外资化妆品频遭“山寨”, 政府发文整肃恶意抢注商标

由于产品名称、商标被冒用,品牌在进驻中国后不得不另行改名。“爱丽小屋”将中文名改成了“伊蒂之屋”,韩国的“HERA赫拉”改为“赫妍”,美国的“KIEHL'S契尔氏”改为了“科颜氏”,日本的“ANESSA安耐晒”改为了“安热沙”等。 抢注者只要稍稍嗅到某个品牌有走红的迹象,就会立即拿下该品牌的一系列图文商标,搭着品牌走红的顺风车,先开旗舰店赚一波“快钱”,即便最终商标被注销,损失也不大。 2020年5月中旬,国务院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发文,要求形成打击非正常专利申请和商标恶意注册、囤积行为的长效机制。 (本文首发于2020年7月9日《南方周末》)

纽约重启:华人和他们经历的生死百日

纽约重启:华人和他们经历的生死百日

中国人的疫期生活,只要不感染新冠肺炎,只要有食物,只要自己能捣鼓些菜肴,似乎就不那么苦。 沈馥音记得,疫情最严重时,每天从早到晚都能听到桥上有救护车驶过。那时她上网课,其他同学和老师发言时,背景音里也会传来救护车的鸣笛声。 一家华人殡葬公司的接线员,曾连着两天接到同一位女士的电话,前一天告知爸爸去世了,第二天妈妈也走了。 这些中国女人勤快,从早忙到晚,没有时间休息和娱乐。她们知道,如果不奋力往前,就会回到自己努力摆脱的原点。 (本文首发于2020年7月9日《南方周末》)

二本学生:站在人生的节点上

二本学生:站在人生的节点上

(本文首发于2020年7月9日《南方周末》)

山城首个洪水红警如何拉响:重庆激战五道洪峰

山城首个洪水红警如何拉响:重庆激战五道洪峰

早上8时,水位逼近283.59米警戒线。尹章文坐不住了,他抄起电话直接打到黄天称的手机上:“喂,这里是东溪站,水噌噌涨,情况很不好。” 红色警报,到底要不要升?紧要关头,领导最后咨询了一下黎春蕾这位老部下的意见。“我的意见是要升级。”黎春蕾回答说。 7月5日下午,欧小红告知商户,眼下还不能把货物搬运回来恢复营业,第三次洪峰正在路上,“不要灰心丧气,也千万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本文首发于2020年7月9日《南方周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