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会中人的善良,亦是普通人该有的善良”
《鸳鸯六七四》与百年香港帮会史

“他靠威势,亦靠人情,所谓人情,就是从对方的立场去看,明白对方想要的是什么。只要是人,便有所欲有所贪,只要供其所好,便有话好说了。那是混江湖的技艺,但若用在其他领域,其实也一样,简单来说就是,体贴对方、明白对方,在对方所欲和自己所欲之间,寻得一个折衷的解决方案。”

1980年代后,香港黑帮片逐渐兴起,并成为香港类型片的重要分支。图为《黑社会》(2005)剧照 (资料图/图)

马家辉五十岁后开始写作他的“香港三部曲”,第一部《龙头凤尾》花了三年,于2016年出版;四年后,第二部《鸳鸯六七四》于2020年8月出版。

《龙头凤尾》讲述香港黑社会龙头老大陆南才跟英国情报官张迪臣之间的暧昧关系,最后以张迪臣死于日本战俘营、陆南才被盟军飞机炸死结尾。

接替陆南才当了帮会老大的哨牙炳“金盆洗捻”(捻,广东话卵的意思)的故事在第一部开了个头,但在第二部里才真正展开。黑社会本来充斥着黄赌毒,然而,马家辉对帮会却没有那么恐惧,家里有位长辈就当过帮会老大。

“人心中总有阴暗、有光明,我们怎样安顿光明和阴暗,我们对阴暗是承认它、面对它,还是排除它、压制它?每个人的处境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会做出不同的选择。”马家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第一部“龙凤”讲的是“同志”之恋,第二部“鸳鸯”是阴阳相配。作为帮会老大的阿炳跟杀狗出身的阿冰相爱成婚,恰是“冰与火”的反差与平衡。在与上千女人告别的“金盆洗捻”仪式上,阿炳失踪了,几天后尸体被发现于海滩,已面目难辨。其时是1967年,海面上漂浮着逃港者的死尸。阿炳死后,一个帮会的新时代即将随着1970年代廉政公署的设立而开始,这将成为马家辉“香港三部曲”第三部的内容,止于1997年香港回归。

“帮会就是无间道。”香港自开埠以来就伴随着帮会的兴衰起落,二者几乎不可分开,这也是香港文化的暧昧之处——并非黑白分明。“我的书名用鸳鸯,也是香港精神的暧昧,在香港喝鸳鸯就是咖啡加茶,那种黑白不分的奶茶。”

2020年8月22日,围绕《鸳鸯六七四》背后的百年香港帮会史,马家辉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专访。

香港自开埠以来就伴随着帮会的兴衰起落,移民的涌入推动了香港各帮会的发展。 (资料图/图)

“做下人情,便是播种”

南方周末:《龙头凤尾》你写的是从1930年代到1940年代的日占时期,以陆南才和张迪臣的死结束。第二卷写陆南才的继任者哨牙炳的详细身世直到1967年。香港帮会的历史和一百多年香港史的关系是什么?

马家辉:对于帮会有不同的角度界定,在我看来帮会有一个很重要的精神,就是帮忙。所谓仗义、义气就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