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学老师

来北京前在在呼伦贝尔所照

一直想写写我的小学老师。

因为我一直庆幸在少年时代能遇到这样好的老师和学校。

1970年代某年的7月,在呼伦贝尔胜利小学上完小学一年级后,我就随父母姐姐哥哥一起搬来了北京。

想象中的北京是金光闪闪的,然而到了北京,看到的却是灰蒙蒙的世界,那时候我们住在宣武区牛街伊斯兰教经学院大院里的宿舍楼,楼房是灰色的,四周的胡同是灰色的,雨也是灰色的。感觉饮食水平也下降了一大截,牛奶不能随便喝了,牛羊肉不能随便吃了。最要命的是刚搬来北京10天,就赶上了地震,直接又从楼房搬进了地震棚。

好在童年总是充满乐趣的,我们住的大院(俗称“大绿包”,中央民族编译局的宿舍)里全是少数民族,各民族的小孩混杂在一起,很快就结成了团伙,开始跟院外教子胡同里的北京孩子打架。那些北京孩子可能也觉得奇怪,这个大院里忽然来了这么多说话南腔北调的外地人。少数民族儿童的身体都更壮,所以胡同里的北京小孩不久便被我们“打”服了。

9月,开学了,我就近上了牛街一小,走进教室一看,居然跟不少打过架的孩子共在一个班里。

牛街一小紧邻牛街礼拜寺,其实就是用的礼拜寺的房子和院子,古色古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小学校。

那时北京和呼伦贝尔的学制不一样,北京是春季开学,而我在内蒙上的学这里居然不认,我被迫多蹲了半年学,后来北京又改为秋季开学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