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悦”南周|叔叔收藏的旧报纸,我有借无还

每周五早上书包都塞一沓报纸去学校,我不光自己看,还分发给同学们传阅,有时候甚至一半的同学都在读我的报纸,那简直是人生的高光时刻,心中充满自豪。

(小尘4x/图)

南方周末是我喜爱的读物,它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第一次看到《南方周末》这份报纸是高一的时候,在叔叔的办公室里。他是一个商人,也特别喜欢南周,看过的报纸都没舍得扔,按照时间顺序一摞摞的放在书架的最下面一格。去玩的时候,我总会无聊的抽出一叠翻翻,但因为篇幅很长,只能看个大概,也没有太多感觉。叔叔还总抱怨:不认真看就算了,还给他弄乱了。后面也就懒得动他的报纸,算是和南方周末擦肩而过了。

后来想要好好读读南周,是因为老师的极力推荐。很多学生读者是因为语文老师要求积累作文素材而去看南周的,我却不一样,是被化学老师带上车的。他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喜欢穿特别宽松的衣服,说话有点古怪,语气总是抑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