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前所未有的危机——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详解为何推迟东京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24日发布联合声明表示,鉴于当前疫情形势,东京第32届奥运会需要改期至2020年后,但不迟于2021年夏天举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接受国际通讯社采访时,介绍了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会谈内容,并详细解释了为何推迟东京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24日发布联合声明表示,鉴于当前疫情形势,东京第32届奥运会需要改期至2020年后,但不迟于2021年夏天举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接受国际通讯社采访时,介绍了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会谈内容,并详细解释了为何推迟东京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公布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回答有关东京奥运会推迟问题。新华社发

以下是采访实录:

巴赫开场白:

在与安倍首相电话会之后,我可以说,国际奥委会与我们的日本伙伴和朋友不但意识到疫情全球大流行的严重性,而且,更重要的是,疫情对人们生命的威胁。实际上,我们对最近几天的最新发展和令人震惊的数据感到非常担忧。就非洲而言,我们可以看到的数据表明,我们正处于病毒爆发的开始阶段。我们在南美洲和大洋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也看到令人震惊的数据。这种认识促使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在上周日举行了会议。而经过上周日晚和本周一,我们注意到更多令人震惊的数据,更多的国际旅行限制。

由于疫情大流行的发展和扩散,周一晚些时候,世界卫生组织向全世界发出警告,称病毒传播正在加速发展。于是,我们决定今天举行安倍首相与我的电话会。会谈期间,鉴于当前形势,我们就以下方面达成共识:东京第32届奥运会需要改期至2020年后,但不迟于2021年夏天举行,以保护运动员、奥运会参与者和国际社会的健康;我们也同意把奥运圣火留在日本,这是我们承诺的象征,也是希望的象征。由于这些象征的原因,我们也将保留东京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名称不变。

3月19日,一名女祭司手持橄榄枝站在东京奥运会圣火盆旁。新华社发(阿里斯·麦西尼摄)

我们双方都希望,在人类克服新冠病毒这一前所未有的危机之后,明年的东京2020年奥运会可以成为一个庆祝活动。通过这种方式,在不知道这条黑暗隧道将要走多久的时候,奥运圣火能真正成为在隧道尽头的一盏明灯。

让我补充一点,在与安倍首相的电话会之后,我们召开了国际奥委会执委会会议,执委会委员批准了安倍首相与我达成的协议。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安德鲁·帕森斯也受邀参会,并代表国际残奥委会支持该协议。

问:关于东京奥运会举办日期,你是否预示将于明年夏天举办,或者大致在2020年奥运会原定的时间段(7月24日到8月9日)举办?你是否已经解决了与这一决定有关的成本增加问题?

答:日本首相与我没有讨论时间问题。这将由协调委员会和东京奥组委负责。这个巨大而又非常困难的拼图游戏有很多碎片。奥运会可能是这个星球最复杂的一项活动,我和安倍首相的一次电话会谈,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我们需要协调委员会与包括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在内的各方密切配合,这真的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国际乒联支持东京奥运会延期决定

我们也没有讨论财务问题,因为推迟奥运会是为了保护人的生命,我们不能优先考虑经济方面。安倍首相已经宣布,日本政府全力支持这一方案,并致力于最终举办一届成功的奥运会。而我也宣布国际奥委会将朝着积极结果全力以赴。

问:你提到,世卫组织提供的数据和建议在上周末有很大变化,但你也指出你的想法也在变。是否是因为运动员推迟奥运会的呼声改变了你的想法,或者是什么原因让你改变了想法、考虑推迟奥运会?

答:我想你已经在我给运动员的公开信中看到,我与他们的感受是一致的,我们必须应对形势的不确定性。这是我们从没遇到也不想遇到的情况。在世界许多地方,对运动员来说,情况极为艰难。因此,我们始终要在恰当的时间来应对形势的变化,而且需要尽快决定。

如果你看看总体发展情况,可以看出一个明显转变。

最开始,问题是围绕日本能否为欢迎全世界运动员而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那时候,看到日本采取的种种措施,我们对日本的进展很有信心;看到(疫情相关的)数据,我们也有信心在四个半月之后,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

但在这之后,疫情肆虐全球,尤其是最近几天,疫情发展非常非常令人担忧。非洲显然正处于病毒传播的开始阶段,世卫组织几小时前说,非洲需要做好最坏打算。在世界其他地区,我们看到(确诊病例)数量正在上升。

3月23日,行人在日本东京新桥地区经过显示东京奥运会倒计时的大屏幕。新华社记者杜潇逸摄

我们的最高宗旨是始终保护运动员健康,努力遏制病毒传播,关心全球受病毒侵袭的人,这就是为何我们采取了进一步举措。如果你感兴趣,我给你一些(关于新冠肺炎大流行正在加速发展的)数据:达到前10万个确诊病例用了67天,然后,11天过后,确诊病例达到20万,又过了4天,30万。现在我们已经超过37.5万。这些遍及全球,而且只是上报的确诊病例。

问:你认为现在是一战和二战导致奥运会被迫取消之后,奥林匹克运动遭遇的最大危机吗?

答:互相比较总是很危险,因为这可以有多种解读方式。考虑到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多年的苦难,我认为将这次推迟奥运会与因战争而取消奥运会相比较,是不妥当的。我们可以说的是,这是人类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们从未见过病毒在全球范围如此快速传播,因此,这也是奥运会前所未有的挑战。据我所知,这就是为何要在奥林匹克历史上首次推迟奥运会。

问: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依靠奥运会的资金来存活,他们当中有许多已经出现问题。未来数月,没了奥运资金,他们能挺过来吗?你是否计划去帮助他们?

答:如你所知,我们今天没有与安倍首相讨论这个话题。当务之急是举办东京奥运会,最高宗旨是保护运动员和所有相关人员的健康,并遏制病毒传播。所有其他利益都应该次之。这关系到人类的生存与健康。

2019年7月24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右二)与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左二)在东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庆祝仪式现场握手交谈。新华社记者杜潇逸摄

问:没有人知道疫情能否在明年夏天得到控制,如果疫情届时还没有好转,你会再次考虑推迟或者取消东京奥运会吗?此外,你还计划在五月访问日本广岛吗?

答:国际奥委会的关注和承诺是在确保所涉所有人健康的情况下举办奥运会。这份承诺不会改变,这一宗旨将指导我们做出所有决定。

在我与安倍首相的电话会中,提及了我在五月对日本的访问。我将按照原定日期访问日本。我很高兴能通过我的此次访问,来表明我们对东京奥运会成功举办的全面承诺,同时也向东京奥组委、各级政府部门和所有日本人民表示感谢,感谢他们为筹办奥运会所做的伟大工作,也感谢他们对于奥运会的热情和支持。并向他们保证,我们将全心全意帮助他们走向成功,正如我和安倍首相之前所说的那样,在人类克服这一前所未有的冠状病毒危机之后,东京奥运会将是盛大的庆祝活动。

问:田径和游泳世锦赛也将在明年举行,如果奥运会也在2021年夏天举办,会对这两项赛事的组织造成挑战吗?

答:这正是为何我们在上周日决定,要用最少四周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这两项赛事只是受影响赛事的一部分。奥运会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活动,涉及来自206个国家(地区)奥委会和国际奥委会难民代表团的11000名运动员;设立组委会;粉丝、赞助商、转播商以及与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国家(地区)奥委会合作……我只是列举了这一拼图游戏的其中一小部分。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些时间,协调委员会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从上周日以来,已经与一批利益相关方沟通。我们相信他们能够有一个很好的方案,来确保奥运会如我们大家期望的那样获得成功。我也相信,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与他们的运动员也非常期待参加奥运会。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