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 | 医护自愿不要抗疫补助?少一些道德绑架,让关护真正落地

彝良县2017年城镇人均年可支配收入约为12000元。人均2000元的补助,对一些医护人员来说,并不是一笔可以完全忽视的收入。集体捐助的形式,很容易让一部分内心并不情愿捐出所有补助的人被道德绑架。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彝良县2017年城镇人均年可支配收入约为12000元。人均2000元的补助,对一些医护人员来说,并不是一笔可以完全忽视的收入。集体捐助的形式,很容易让一部分内心并不情愿捐出所有补助的人被道德绑架。

2020年3月15日,送治愈患者前往隔离点的医护人员打出胜利手势。 (新华社记者 邓浩然/图)

2020年3月16日,云南昭通彝良县通报县医院医护人员放弃申领抗疫补助一事的调查结果,称将兑现补助,并对有关责任人进行责任追究。

此前几天,昭通日报新媒体发布的一条彝良县医院全体参与抗疫的医护人员集体“自愿”放弃申领抗疫补助的新闻在网上引起热议。新闻中,首先列举了彝良县医院医护人员在抗疫战争中的艰苦付出和取得的成绩。最后说,尽管按照国家规定,对参与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要给予临时工作补助,但是彝良县医院抗疫一线医护人员纷纷表示,相比湖北疫情严重地区的医护人员和援鄂医护人员,自己的付出微不足道,全院“自愿放弃”申领补助的权利,将补助转给湖北医护人员。新闻中还出现了彝良医院护士长拿着稿子念出自愿放弃补助的镜头。

彝良县是革命老区,经济比较落后,直到2019年底,才摘掉贫困县的帽子。根据彝良县政府网站的数据,该县2017年城镇人均年可支配收入约为12000元。在这样的收入水平下,人均2000元的补助,对一些医护人员来说,并不是一笔可以完全忽视的收入。当然网友们不是不相信医护人员的觉悟,而是见多了以“自愿”的名义强制捐款的事情,担心这并非自愿而是某些领导为了政绩而强制牺牲医护人员的利益。 如果是这样,事情必须得到纠正。

即使是医护人员全部真心愿意捐出这些补助,其心可嘉,但钱该不该收也值得商榷。在这场战役中,医护人员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尽管彝良县没有出现确诊病例,但是包括医护人员在内的抗疫一线人员,都付出了努力。在第一条消息中提到,彝良县医院“发热门诊诊疗患者422人,住院隔离观察38人,门诊隔离留观60人,送留验站医学隔离观察47人,累计取标本送检225人次,免费筛查卡点拦截人员579人,免费进行全血常规筛查847人次、影像筛查855人次”。这些数据,都是一线医护人员辛苦工作的证明。他们参与了战斗,付出了努力,就应该得到国家规定的补助。

集体捐助的形式,很容易让一部分内心并不情愿捐出所有补助的人被道德绑架,不得不违心作出同意捐助的表示。而且以放弃申领补助的方式进行捐助,此后的流程难以监管。如果有些医护人员确实想捐助其他地区的抗疫,那也应该在他们拿到补助之后,以个人名义捐助。

在最新的事件调查通报中,彝良称调查没有发现院方要求和统一组织医务人员放弃申领补助的情况,但是存在“贯彻落实政策不到位、组织不力”的问题,对于医护人员表达的放弃申领补助的意愿,医院没有制止。

好在,医护人员的补助是会发下来了。希望当地能够真正反思,真正维护医护人员的利益,不要用道德绑架医护人员。

订阅南方周末会员,支持原创优质内容。成为南周会员,尊享七大权益,在一起,读懂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