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天收治925名重患
火神山医院,1400名军医的“武汉战疫”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2020年2月4日,医护人员将患者转运至武汉火神山医院病房。 (新华社/图)

(本文首发于2020年2月13日《南方周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特刊“疫线报道”)

2003年,为控制SARS疫情,北京小汤山定点医院7天建成,两个月内收治全国七分之一的SARS患者,成为疫情由严峻走向缓和的转折点。这一次,人们期盼火神山医院,担负起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新使命。

“推开医院大门的那一刻,一天的战斗就开始了。”对火神山医院的医生来说,抗疫战趋于白热化,医治任务愈显艰巨。进入隔离病房没多久,他们的护目镜就会被汗水模糊。

截至2020年2月11日22时30分,火神山医院患者收治总数已达到925人。编设的一千张床位接近满员。

从开工到交付使用,只用了10天;从收治第一批病人到床位接近满员不过10天。武汉火神山医院的“中国速度”让世界瞩目。而这场战“疫”行动的主力部队,正是解放军支援湖北的医疗人员。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时间就是生命。”农历大年初二,中国卫生防疫专家陈薇少将带领团队临危受命赶赴武汉。2月2日凌晨,8架中国空军伊尔76运输机从沈阳、兰州、广州、南京起飞,装载了795名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和58吨物资,陆续降落在武汉天河机场,为火神山医院“开张”做好准备。

2020年2月2日上午,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和联勤保障部队白忠斌副司令员在武汉火神山医院签署互换交接文件,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军方。火神山医院院长张思兵大校对媒体表示:“我们有信心、有决心落实好习主席的指示要求,打赢这场防疫的阻击战。”

2003年,为控制SARS疫情,北京小汤山定点医院7天建成,两个月内收治全国七分之一的SARS患者,实现了“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确保零感染”,成为疫情由严峻走向缓和的转折点。

这一次,人们期盼火神山医院,担起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新使命。

1400名军医集结火神山

2020年2月4日9时30分,10辆救护车载着来自武昌医院、汉口医院和武汉市中心医院的45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陆续驶入武汉知音湖畔的火神山医院。

“救护车进来了!”“一病区做好接收病人准备!”

医院感染七科病房外,救护车刚刚停稳在转诊交接区域,身着C级防护服的护士陈红第一个走上前,和同事们熟练地接过担架,将患者轻轻转移到担架车上。“你们要安心养病,你们有需要,我们会尽最大努力解决。”

57岁的陈红,是火神山医院感染七科一病区的主任护士。此前曾参加过抗击SARS、埃博拉病毒等疫情。2020年2月4日至今,她已服务数百名转院而来的新冠肺炎患者。无论工作有多么忙碌,陈红一直都温和耐心地向病人讲解,安抚病人的情绪。她知道,这对于配合治疗和恢复病情都至关重要。

为了更快安置转院来的病人,“一路小跑”成为陈红和战友们的常态。她还随身携带了2块巧克力,预备来不及吃饭时应急充饥。

2020年2月10日上午,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队员王春尚和战友们开车前往武汉市江夏区中百超市总仓库的物资装载点。他们需要将这里近20吨的新鲜蔬菜、禽蛋、粮油等市民急需物资运往各超市。

王春尚和战友们承担着武汉市火神山、雷神山、“方舱医院”等540多个点位的医疗器材、生活物资的配送转运任务。在运送途中,他偶遇了同“出公差”的妻子朱新苗——同样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的中部战区总医院一名护士。两人已两个月没有见面,而这次“出差偶遇”,也只有短短10分钟。

郭晨晨来自无锡联勤保障中心东部战区总医院。疫情发生后,她向医院递交了请战书,从南京来到武汉。2月4日,火神山医院收治首批确诊患者,为了做好准备,前一天晚上郭晨晨和战友们只睡了三个小时。在转运完半数的患者后,郭晨晨因长时间穿着防护服,加上高强度工作,出现中暑现象,晕倒在岗位上。

大冬天里人竟然会中暑?原来,医护人员穿上厚厚的防护服后,二十分钟就会汗流浃背,有时候甚至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虽然已经中暑,但郭晨晨仍然不能脱掉厚厚的防护服,更不能把口罩摘下,只能暂时休息。

陈红、王春尚、郭晨晨……这些近日出现在媒体上的军队医护人员,连同其他出征的1400名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前缀——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

奔赴武汉的先锋部队中,有军人,也有文职人员;有人已经退休,有人已列入转业计划……面对疫情,他们毫不犹豫地退掉了飞机票、火车票,放弃了原定的休假计划,牺牲了与家人团聚的时光,坚守在岗位上。

据新华社消息,火神山医院的医疗力量来自全军不同的医疗单位。其中,联勤保障部队所属医院抽组950人,与解放军派出海陆空军3支医疗队、450人纳入统一编组。此外,解放军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抽组15名专家组成联合专家组,到一线指导医院疫情防控工作。

“我想请全国人民放心,在疫情面前,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誓死不退,一定护佑大家的平安和健康。”其中一位队员马凌说出了中国军队医护人员的心声。

(冯庆超、李睿童/图)

以“战时状态、战时思维”

开展救治武汉市拥有千万级的人口,同时又是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城市。再加上人流量极大的春运,给疫情防控带来较大困难。而且,这种新型病毒传染性强、潜伏周期长,具有极强迷惑性。随着武汉市各大医院发热门诊排起长队,部分疑似及确诊病人面临“一床难求”的困境。

一时间,担忧与恐惧情绪,在人群中蔓延开来。

为了缓解现有医疗资源的不足,进一步加大患者救治力度,武汉防控指挥部决定参照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建设专门用于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火神山医院。

“我们是专业的,让我们先上吧!”面对凶险疫情,中国军队发挥专业对口、经验丰富、处置疫情流程熟悉等优势,以战时状态、战时思维开展救治工作。

动员令、请战书、决心书……数千名中国军医用自己的方式,请缨驰援疫情防控一线。

火神山医院投入使用前夕,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运输投送系统综合运用军用航空、铁路和公路机动三种方式,紧急调用8架军用运输机、1个高铁专列和部分军地运输车,高效快速地将医疗人员和所需物资送抵武汉。

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的8架大型运输机,冒雨向武汉紧急空运795名军队援鄂医疗队员和58吨物资。同样也是这些空军飞行员,在除夕夜将海陆空军医大学组织的3支军队的450名医疗队员送抵武汉。这是继2008年汶川、2010年玉树抗震救灾后,中国空军参与非战争军事行动时出动大型运输机数量最多的一次。带队执行此次任务的空军航空兵某师副师长王全胜说,受领任务后,他们是按照打仗标准,迅速完成了起飞准备。

据公开报道,这支1400人的医疗“援军”中,不少人曾参加过抗击SARS,以及援助塞拉利昂、利比里亚抗击埃博拉疫情的任务,具有丰富的传染病救治经验。17年后,当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再次来势汹汹席卷大地,许多“抗非英雄”义无反顾,重返战场。

2003年成功救治全球第一例SARS患者的黄文杰,曾荣立一等功,如今是南部战区总医院呼吸内科主任。面对此次重大疫情,黄文杰第一时间要求到武汉最危险前线。在火神山医院接收第一批患者后,他立刻参加联合会诊,针对病患出现的症状,分析重难点,与其他专家共研诊治方案。

SARS疫情来袭时,北部战区总医院的前身沈阳军区总医院牵头抽组76名医疗队员出征北京小汤山,历经66天日夜抢救,创下了“零感染、零失误”的救治佳绩。得悉武汉疫情危急,北部战区总医院一千余名医务人员主动向党组织递交请战书,申请加入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第一线。

如今,参照小汤山模式建成的武汉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作为打赢这场“战疫”的重要环节,同样有着鲜明军队基因,担负着“尽快救人、救命”的使命。

随着武汉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中国军队医务工作者,火神山医院院长张思兵大校备受瞩目。据公开消息,张思兵出生于1969年,此前身份是解放军总医院卫勤部部长,曾任解放军总医院医疗处处长,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医务部主任,解放军总医院医务部副主任、主任等职。

SARS疫情时期,张思兵所在的解放军第309医院(现更名为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医院)成为北京首批收治SARS病人的定点医院。3个月内收治SARS患者202人次,有248名医务人员在病房轮流工作的情况下,未发生医务人员感染和住院病人的交叉感染。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SARS疫情感染人群中,20%都是医疗卫生行业工作者,也就是说5个感染者中就会有一位是医护人员。在抗击SARS初期,医务人员发病率甚至一度高达50%以上。

在此背景下,309医院的“零感染”表现可圈可点,也证实了科学防护对隔离SARS病毒行之有效。

张思兵也参与了北京小汤山医院援建工作。从当年5月1日第一批SARS病人入住,到6月20日最后一批被治愈的患者出院,近两个月时间,小汤山医院收治了全国七分之一的SARS患者。死亡率不到1.2%。1383名医护人员更无一人感染,成就了“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确保零感染”的医学奇迹。

SARS疫情结束后,张思兵积累了应对传染病防治和隔离防疫的丰富经验。他撰写了一系列关于医护人员安全防护的论文,其中多次强调科学管理的重要性。

陈薇接受央视新闻采访。 (央视新闻截图/图)

“与新病毒战斗是一个漫长、复杂的任务”

火神山医院位于武汉知音湖畔,占地面积6万平方米,其中医疗区3.5万平方米,办公生活区2.5万平方米。医疗区编设床位1000张,共设置19个病区单元。医院集中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不设门诊,开设重症监护病区、重症病区、普通病区,设置感染控制、检验、特诊、放射诊断等辅助科室。

火神山医院每间病房内设有两张病床,配备独立的卫生间和盥洗室,还有一个玻璃窗方便医护人员拿取物品。病房里,均设置了单独不循环利用的通风、消毒系统,确保房内气体经过消毒后才排出。

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军方投入使用后,施工仍在紧张进行。为了尽快接收病人,医院进入“边接诊边建设”阶段。

“比起2003年的小汤山医院,火神山医院的设施设备以及人员的技术力量都在进步发展。”解放军原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原北京小汤山非典医院院长张雁灵表示。2020年1月25日,张雁灵与原北京小汤山医院副院长邓传福奉命出征,奔赴武汉协助火神山医院的建设工作。

张雁灵向媒体介绍,武汉新建的火神山和雷神山两所肺炎专科医院,很多设计标准优于当年,比如增加了ICU病床、重症病房的数量,还设计了两台以上的CT,以及其它先进检验设备。如今医护人员们能更好地利用智能和信息化数字化的设备来治疗患者。

截至2月11日22时30分,火神山医院收治患者总数达到925人。同时,医院加大了重症患者的收治力度,普通科室也开始适量收治病情较重的患者。

不过,在疫苗研制方面,这场“战疫”仍然任重而道远。2月初,中国卫生防疫专家陈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新病毒战斗是一个漫长、复杂的任务”。

农历大年初二(1月26日),一支由军队紧急派出的专家组进驻武汉,迅速投入了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病原传播变异、快速检测技术、疫苗抗体研制等工作中。带领这支团队的正是54岁的陈薇。

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传染病重大专项总体组专家,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所有这些都只是陈薇众多头衔中的“之一”。其实,在此之前,陈薇早因专业能力出众被《解放军报》评价为“抗击SARS,终结埃博拉”,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爆发,陈薇率队赴非,成功研制出抗埃博拉病毒新基因疫苗。

2003年SARS期间,包括小汤山医院在内,全国三十余所SARS定点医院近14000名医护人员,使用了陈薇研发的“重组人干扰素ω喷雾剂”,结果无一例感染。

此次深入武汉疫区,陈薇与团队明确防控疫情的当务之急,是准确识别患者,隔离感染人群,降低传染风险,而核酸检测正是新冠肺炎的重要诊断标准。

1月30日上午,陈薇团队紧急展开帐篷式移动检测实验室,应用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配合核酸全自动提取技术,成功将核酸检测时间大大缩短,加快了确诊速度。

据新华社报道,截至2月6日,武汉市已累计检测样本43000多例。

目前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快马加鞭地研发新型冠状病毒疫苗。陈薇表示,疫苗研发有固有的周期和规律,而我们对这个新病毒的生物特性、致病机理、传播机制、易感人群等,了解还非常肤浅。“因此有些平台上报道‘最快一个月内’拿到疫苗,我认为是不现实的。”

陈薇坦言,即使疫情迎来拐点,还是有可能出现第二峰、第三峰,更何况病毒的中间宿主尚未确认,也许还在发挥着作用。她和她的团队已做好了“最坏打算”——以最充分方案,做最长期奋战。对大众来说,在疫苗问世前,隔离仍然是最有效的办法。

“疫情防控绝对不能等到疫情来了再做。”陈薇从专业的角度指出,经此一役,国家应该从立法层面来管理疫情的反馈流程,保证信息透明公开、数据及时共享。国家也有必要建立防疫科研白名单,形成真正有力的“首席科学家”体制,长期支持对病毒或细菌进行深入研究。如此,才能在疫情发生时,迅速找到最权威的团队,充分发挥社会各环节的作用。

任何天灾,在稳定的社会体系下都可以通过时间来弥补。

从国防安全战略角度来说,这一次的疫情,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直接参与到国家级系统性的病毒防疫工作中来,是一次考验,也同样是一次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