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中小企业:
政府驰援,积极自救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千千万万如王平工厂一样的中小企业,是链接上下游的关键。

2月10日,在上海一家公司,工作人员在车间内作业。 (新华社记者 丁汀/图)

近一周来,北京、上海、江西、山东等地都已陆续下发稳定经济的激励措施。通过延期缴税、贷款利息补贴、减免租金等方式驰援企业。

这些措施主要是为了帮助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的中小企业。

根据工信部数据,截止到2018年底,全国中小企业数量已经超过3000万家,个体工商户数量超过7000万户。它们贡献了全国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以及80%以上的劳动就业。

恒大研究院在近日发布的一份疫情报告称,伴随疫情减弱,在春节期间对消费的压抑很有可能出现“报复性”反弹,更为深邃的影响将体现在制造业。

生意停摆之后如何继续

傅生正考虑卖房还债,因为疫情,手上的几个项目都停摆了,公司年底结算,账上只剩两万。

在浙江,他经营着一家污水、废气处理公司。因为浙江很早开启了污染治理工作,当地同类企业少说也有三四十家,这些企业规模不大,大多只有十几号人。

他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他们的公司大多采取“预付款”制度。例如一个100万的中等规模项目,甲方会事先预付30%的金额,在工程全部完成并且验收后才会支付剩余部分。而一些政府招标项目,甚至不会提供预付款。

但这30万远远不够项目开支。在环保处理这行,最大的成本是设备购买,这项费用需要由工程方垫付。而像傅生这样的小企业主,没有大额的固定资产和抵押,只能通过利息较高的民间短期贷款或者信用卡套现来购买设备,有时甚至只能挪用下一个项目的预付款来填补上一个项目的资金。

这种模式对公司现金流要求很高,公司要及时完成项目,才能保证准时验收获得尾款。傅生向南方周末记者坦言,企业为了维持运作,账上的流水不会超过两个月,万事皆靠“熬”。

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打乱了公司计划,由于公司多为外来员工,按照此次春节延迟一周上班的规定,加上返工后还需隔离两周,开工要比原定的复工计划推迟近一个月。

“好几个项目都是设备我已经全部采购回来了,就等着过完年马上去装,但现在只能全部堆在仓库里,甲方也不可能现在给我们钱。”傅生有些焦急。

收入被掐断了,支出却只增不减。按相关部门规定,疫情期间的假期必须按照正常工资发放,如果需要提前用工还需要发放两倍工资。而据傅生透露,这一行的师傅都是至少五年以上经验的熟练工种,每月的基本工资就超过万元,如果加上项目奖金、差旅费用,一位师傅的用工成本超过两万。

按照一个项目平均两个月计算,光是用工成本就要近40万,如果让工人加急赶工,无疑又是一笔支出,如果等员工自然复工,自己无论如何“拖不起”。

“本来我们放假就早,这么一来相当于两个多月停工,工资照发,社保、房租都得付,还有银行贷款利息。”傅生唯一想到的只有卖房。

相比之下,内容创业者杨霄觉得庆幸,过年前,自己还未下发员工的年终奖,“当时还觉得挺过意不去,要是发了,公司可能就过不去这个坎儿了”。

人力成本是内容创业团队支出的大头,受疫情影响,不仅放假时间延长,自己的广告、线下活动收入都大幅下降。他估计,未来一段时间内团队收入都会明显缩水。

在这次疫情中,也有公司直接选择关门止损。

赵锋在吉林长春经营着一家银行催收公司,已经干了两年,但他决定暂时关闭公司。因为这一行主要是人力成本,公司每个月流水七八万,二十多号人的人工费用占到80%以上,还不包括房租,实际能挣的不多。

赵锋并不打算放弃催收这个行当,公司关张只是暂时的应对,待疫情稳定,还会再开。他唯一有些放不下的是自己的员工,“公司倒了我饿不死,真正难的是普通员工”。

制造业的上下游

在无锡,王平经营着一家零部件加工工厂,二十多年的经商经验,令他眼下还未受到太大影响。

他的工厂负责生产消防器具中的某几个零部件,是日本行业龙头企业的定点供货商。通常完成生产后,会由专门的外贸公司报关,货物直发日本。

日本一直没有采取针对疫情的限制进口措施。也就是说,王平暂时只受到假期延期的影响,他手中的一批货物只要等待外贸公司上班后就能运输。而且疫情属于合同中的“不可抗力因素”,自己延迟发货不算违约。

王平比较幸运的地方在于,苏南地区用工多为本地人,所以工人不需要额外的隔离期,工厂能够尽早动工。

但他担忧的是之后,一旦这批库存清空,自己将面临无料可供、无货可发的情况。

自疫情渐起,工厂所在的园区已经全部停工,随后是物流的限制,“我们的货出不去,外面的原材料进不来”。千千万万如王平工厂一样的中小企业,是链接上下游的关键。

江苏之所以能成为全球知名的制造中心,正是因为完备的产业链和快捷的物流。“我们厂的各种零部件都是在周边地区采购,采购车程不超过三个小时。”王平说。

然而局部地区封锁意味着生产资源的缺乏,又或是物流成本的上升,这一切最终体现在商品价格上。这对原本就采取薄利多销策略的国内出口行业来说并非好消息。

王平预计,最好的情况是,疫情很快得到控制,工厂加紧恢复生产,可能会损失一些短期的人工费用。如若疫情短时间内无法得到遏制,各地区间为了控制疫情严防死守,运输严重受阻,即便工人到位,工厂也将缺少生产材料,这也将逼迫采购方不得不将订单转投全球其他地区,以弥补缺失的产能。

比如江苏苏州,国际500强企业强生、三星电子以及富士康等公司都在此设有工厂。就在富士康中国工厂表明会延长春节假期后,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表示,iPhone将寻找替代供应商以弥补生产损失。

自救与他救

各地政府已开始行动。

比如北京,正鼓励大型商务楼宇、商场、市场运营方对中小微租户适度减免疫情期间的租金,各区对采取减免租金措施的租赁企业可给予适度财政补贴。

“小微企业太难了,不替他们分担一下,客户真的要倒下一半。”联合办公社区米域创始人冯印陶对此忧心忡忡。

米域的租户绝大部分都是小微企业和创业团队。虽然还没有出现大范围的退租,但租户们都在讨论裁员以及最坏打算。

为了帮助自己的客户,米域宣布无条件免去入驻米域会员1月31日至2月9日(共10天)产生的会员服务费及租金,如果选择延长协议30天,还可以免去2月10日至2月19日(共10天)的会员服务费,这至少会给米域带来500万的损失。

近日,万达、大悦城等五百多家商业物业主,已经宣布主动减免商户租金。

美的商业宣布减免一个月租金及物管费,红星美凯龙免除自营商场商户任意一个月租费,华润置地减免全国各商业项目所有店铺16天租金。

冯印陶形容这是“唇亡齿寒”,他坦言,同为创业企业,米域现金流同样不宽裕,但这个时候“帮客户也是帮我们自己”。

多地也提出社保征收延期。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徐熙表示,对旅游、住宿、餐饮、会展、商贸流通、交通运输、教育培训、文艺演出、影视剧院等受影响较大的行业企业,可将疫情影响期间应缴社会保险费征收期延长至7月底。

据其测试,仅住宿、餐饮两个行业,北京市就有1.7万家企业、24万职工参保,此项政策为这两个行业就缓冲了3.2亿元压力。

再比如上海,将继续对不裁员、少减员、符合条件的用人单位返还单位及其职工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总额的50%。该项政策实施后,预计2020年将有约14万家用人单位受益,减负约26亿元。

作为外商投资聚集地,苏州市政府很早就向全社会公布了经济扶持政策,除去同样在延缴社保、减免房租上做文章,苏州还鼓励各银行机构通过压降成本费率,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在原有贷款利率水平上下浮10%以上,确保2020年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不高于2019年同期融资成本。

许多专家也提出进一步减税降费。中国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近日接受采访时称,无论是针对特定企业的减税还是针对特定人群的补贴,这些支出不应该由企业或者居民部门来承担,同时地方政府不能乱花钱,更应该由中央政府来负责。

(应受访者要求,赵锋、傅生、王平、杨霄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