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23名患者治愈出院,中西医携手治新冠肺炎

“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目前还没有特效药,中西医都处于探索阶段。”

“现在我最关注的治疗难点还是重症患者。”张伯礼坦言,他还是将重症治疗的希望寄予西医,中医做辅助配合,“普通轻症患者,中医应当发挥作用;对于恢复期和康复阶段的患者,中医更应发挥作用”。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目前还没有特效药,中西医都处于探索阶段。”

“现在我最关注的治疗难点还是重症患者。”张伯礼坦言,他还是将重症治疗的希望寄予西医,中医做辅助配合,“普通轻症患者,中医应当发挥作用;对于恢复期和康复阶段的患者,中医更应发挥作用”。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出院仪式上,医生和患者共同为武汉加油。 (南方周末记者 马肃平/图)

“中医不排斥现代医学,有它的长处,也有短处,西医也是。”甫一开口,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应对“新冠肺炎”防控工作专家组副组长张忠德就这样强调。

2020年2月6日,在经过中西医结合治疗后,武汉两家中医院的23名患者康复出院。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武汉患者出院人数较多的一次。

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和武汉市中医医院举办的出院仪式上,多位院士级别的中医药“大咖”现身。等待他们的,除了23名患者和众多医护人员,还有架起的摄像机、递来的录音笔以及数十家媒体记者。

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联防联控工作部署中多次强调要发挥中医药的作用。国家中医医疗队也于1月底抵达武汉。但中医药在疫情防控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安全性和疗效如何,疑问仍旧扑面而来。

“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目前还没有特效药,中西医都处于探索阶段。”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家组成员王玉光坦言,疫情发生后,中医界和西医同道进行了广泛交流,目前疾病的传染源、传播途径尚待研究,病情复杂多变,加之正值流感等呼吸道疾病高发时期,“必须按照分层分类的管理办法,采取规范、有效、可操作的途径进行诊治”。

中医治新冠肺炎,也曾遇到不理解

“最初医生要给我吃中药,我是拒绝的。”50岁的确诊患者刘琼说。

1月29日起,刘琼所在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被广东省援助湖北的医疗队部分接管。在这些病区,所有的患者均接受以中医药为主的中西医结合疗法。“部分患者一开始确实不理解。”广东省中医院医生王军飞坦言。

刘琼就是这样的情况。刚开始接受治疗时,她很排斥中医药治疗方案。此前的她从未服用过中药,认为需要长时间服用才能起效,住院十几天吃了根本不顶用。但在医生的劝说之下,她尝试着服药,自己感觉病情有了很大的好转。

“中药有没有效果,病人自己感受得到。”张忠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些患者此前存在咳嗽、气喘、消化道系统问题,极度无食欲,服用中药后烧退了,腹泻消失了,没那么憋气,晚上开始能够睡个好觉。

2月2日,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发文,要求各定点救治医疗机构确保所有患者服用中药(中药煎剂或颗粒剂),这一度引起外界讨论。“中医定点医院当然是,但很多以西医治疗为主的医院并没使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指导组专家成员张伯礼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在2月6日下午举行的出院仪式上,武汉市中医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西医治疗的基础上,该院中医药治疗的参与度达到100%,中药颗粒和饮片的参与度达83%。

同为中医医院的武汉市中医医院,97位确诊患者也都使用了中药治疗。该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当天出院的5名患者中,还有一位是纯中药治疗。

对于确诊和疑似病例中的轻中症患者,医院起初使用了一款经典协定方,主要成分是小柴胡汤、银翘散和藿香正气散,根据患者病情加减。轻症的患者没有使用任何西药,但重症患者还是用上了抗生素和激素,“患者生命至上,不能犹豫,防止他们病情恶化。”张军说。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出院的23名患者大多是轻中症。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18名患者中,普通型17人,重型1人,重型患者住院天数最长,达18天。

在武汉市中医医院,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家组成员、医护人员共同祝贺5位患者出院。 (南方周末记者 马肃平/图)

出院后,这些患者还需继续服用中药。张忠德解释,如果肺部渗出全部吸收,即可停药。他提醒医生提防后遗症,及时跟踪随访,“有些病人肺部阴影很大,吸收的过程中,最糟糕的后遗症就是肺纤维化”。

“治疗难点还是重症患者”

提及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疗效始终是个绕不开的话题。

“没有有效的抗病毒药,不代表本病无法治疗。”王玉光说,目前,中医药界已基本达成共识:普通和轻症的新冠肺炎患者可以使用纯中药治疗,大部分患者在服用两周后可以治愈出院,但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必须遵循个体化治疗。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指导组专家成员张伯礼介绍,这批出院的病人是“以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疗法。中医的作用主要为改善发烧、咳嗽、乏力、腹泻等症状,让轻症患者尽快痊愈,不向重症发展。对重症患者而言,中医的主要效果是减少肺部渗出,控制炎性介质的释放,减少抗生素和激素的使用强度,让病人不向病危方向发展。

“现在我最关注的治疗难点还是重症患者。”张伯礼坦言,他还是将重症治疗的希望寄予西医,中医做辅助配合,“普通轻症患者,中医应当发挥作用;对于恢复期和康复阶段的患者,中医更应发挥作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科技部会同相关部门共同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应急科研攻关,第一批8个应急攻关项目已于1月22日紧急启动,其中包括中医药的临床研究及对已上市中成药及组分中药的筛选与评价。

中医科研项目虽为“火线申请,火线批准,火线实施”,但张伯礼强调,所有科研项目必须经过伦理委员会批准,贯彻知情同意,“我们一再要求,要如实记录所有的情况,什么结果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