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捧红的“特效药”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消息一出,线上线下药店的双黄连几乎被一扫而光,堪比SARS时的板蓝根。连给牲畜吃的双黄连都被抢购到下线,一位淘宝卖家幸福地表示,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多人来支持他的兽药生意。

双黄连、藿香正气口服液、安宫牛黄丸、槟榔……新冠肺炎“解药”似乎遍地都是,不过世界卫生组织多次强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专门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特定的治疗方法正在研究中,并将通过临床试验进行测试”。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线上线下药店的双黄连几乎被一扫而光。 (资料图/图)

口罩卖完了,酒精售罄了,一夜之间,双黄连口服液也脱销了。

2月1日清早,一觉醒来,很多人发现朋友圈被双黄连口服液刷了屏。一则“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报道直接登顶热搜,报道还称,双黄连口服液已在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开展临床研究。

消息一出,线上线下药店的双黄连几乎被一扫而光,堪比SARS时的板蓝根。连给牲畜吃的双黄连都被抢购到下线,一位淘宝卖家幸福地表示,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多人来支持他的兽药生意。

很快,这则新闻迎来反转。早前发声的人民日报在官方微博提醒:“抑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普通人请勿自行服用;丁香园亦表示,双黄连的不良反应在药品中名列前茅,吃了还可能有害。

双黄连、藿香正气口服液、安宫牛黄丸……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之下,“解药”似乎遍地都是,“初步发现”的字眼已经阻挡不了民众的抢购热潮。不过,世界卫生组织多次强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专门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特定的治疗方法正在研究中,并将通过临床试验进行测试”。

一夜推进细胞实验

“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是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的联合研究成果。

根据新闻通稿的描述,上海药物所启动了由蒋华良院士牵头的抗“新冠肺炎”药物研究应急攻关团队,在前期SARS相关研究和药物发现成果的基础上,聚焦针对该病毒的治疗候选新药筛选、评价和老药新用研究。

“双黄连口服液由金银花、黄芩、连翘三味中药组成。中医认为,这三味中药具有清热解毒、表里双清的作用。现代医学研究认为,双黄连口服液具有广谱抗病毒、抑菌、提高机体免疫功能的作用,是目前有效的广谱抗病毒药物之一。”

根据1月30日的《中国科学院专报信息》,这其实只是一个细胞实验,距离真正的临床应用还相当遥远。蹊跷的是,根据这份专报信息,细胞实验一夜之间(1月29日晚至30日凌晨)便大功告成,随后通过了伦理委员会审查,启动了临床试验。

2020年2月1日上午,南方周末记者致电上海药物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暂不接受媒体采访,“相关研究进展以官网公布为准”。

“只做了病毒试验,需进一步做临床试验。”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所长蒋华良在微信中表示。

这份专报由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署名,已由中科院科学传播局上报中办和国办。专报建议,从国家层面扩大双黄连口服液的临床试用,并立即联系相关企业稳妥做好药品生产和调配。

“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报道直接登顶热搜。 (微博截图/图)

事实上,无需国家号召,一夜爆火之前,药企早已复工生产。

1月23日,哈药集团发文称,三精双黄连口服液被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正式纳入新型冠状病毒防治方案。大年初二开始,哈药集团旗下的工厂就相继开工,生产三精双黄连口服液等药品。复产当天,130万支双黄连口服液便供应市场。

南方周末记者梳理发现,双黄连在过去的多次疫情中“屡立战功”。2003年的SARS、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以及中东呼吸症(MERS)和埃博拉出血热中,它都曾被列入专家指导意见或诊疗方案。

不过,安全性和有效性未能验证,副作用倒是不少。2013-2014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显示,双黄连合剂(口服液、颗粒、胶囊、片剂)在中成药口服制剂中的不良反应名列前茅。

盲目抢购“解药”

1月28日,中国果协槟榔分会在微信公众号上发文称,槟榔被列入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初期、中期诊疗方案的推荐处方中。一时间,“槟榔也能治肺炎”的说法引发调侃。

“鱼目混珠的东西多了,这种说法不可信!”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教授翦新春感叹,他曾与槟榔作了几十年的斗争。不过,他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在国家卫健委推荐的中医治疗方案中,槟榔只是方子中的一味中药,这并无不可,“关键是要证明安全有效”。

国家卫健委和中医药管理局还将安宫牛黄丸,正式列入了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中。广誉远向红十字会捐赠了200万元的双天然安宫牛黄丸,用于武汉疫情的防治。在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中,还出现了藿香正气胶囊等一批中药制剂。

此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诊疗方案中推荐的中成药,均经过专家组充分讨论,符合此次“新冠肺炎”中医病机特点及证候特征,且均有扎实的临床和科研基础,安全性有保障,是呼吸类中成药的代表性品种。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院士在采访中建议没毛病不要乱吃药,“我们现在确实有几种药在用,但是要患者住院以后,在医生的指导下用药。”

浙大一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李剑平在接受媒体时也表示,不建议大家盲目抢购双黄连口服液,盲目用药。“如果你没有感染病毒,身体处于阴阳平衡的状态下,却盲目吃清热药物,苦寒伤胃,反而可能打破人体平衡,带来不必要的副作用。双黄连口服液最好在中医师的指导下使用。”

南方周末记者观察到,在北京、河北等地,连夜冒着严寒去药店抢购双黄连口服液的市民排起了长龙,仿佛忘记了避免人群聚集,以防交叉感染的忠告。据澎湃新闻报道,在武汉市江岸区一家药店,双黄连口服液售价一夜之间已从25元一盒涨到35元一盒,且每人限购五盒。

抗艾药:“试用并不等于推荐”

疫情之下,一种抗艾滋病药物也突然走红。1月23日,被确诊感染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公开表示,一种名为“克力芝”的抗艾药物对他个人具有明显的治疗效果。

克力芝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榜,代购的库存现货全部卖光,甚至有感染者不惜以4000元/盒的高价购入。“前一阵有不少感染者来找这款‘解药’,这几天少了。”男同防艾社会组织负责人肖冬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作为艾滋病的免费治疗药物,艾滋病感染者可从当地疾控部门或定点治疗医院免费领取,但“新冠肺炎”感染者想要使用,需要医生开具处方。有人从印度新德里直邮仿制版的克力芝,售价850元一盒,有人趁机加价,卖到四千元。

国家卫健委的诊疗方案中,也多次提及克力芝的使用情况。但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诊疗方案中的措辞——“目前尚无有效抗病毒药物”,克力芝只是作为一般治疗药物“试用”。

“试用,并不等于推荐。”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SARS和MERS暴发时,克力芝都曾被尝试用于临床治疗,但疗效证据不明确。“尽管这一药物被加入了诊疗指南推荐,但具体使用时间和治疗效果还需要经临床进一步证实。”

1月9日开始,针对克力芝的治疗效果评价研究已经启动。国家救治专家组成员、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提醒,疑似感染者擅自服用风险相当大,有人使用后出现了低血压、心率下降等严重的不良反应,临床处理很棘手。

2月1日凌晨,另一个与药物有关的消息传来——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道了美国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人,住院第7天开始使用药物Remdesivir(瑞德西韦),次日退烧,咳嗽减轻,病情出现好转。

不过,瑞德西韦尚未在任何国家获批上市,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也未被证实。2月1日,研发该药的美国药企吉利德科学全球首席医疗官MerdadParsey发布声明,这是治疗医生权衡风险获益比后的决定,属于“试验性药物”,已获当地监管机构的支持。

“吉利德正在配合中国的卫生部门开展试验,以确定使用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感染者是否安全和有效。”吉利德科学在声明中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