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自己接触了从武汉回来的人之后……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如果我们接触了疑似人员,既要公开透明讲清楚情况,更要按制度及时隔离观察,保护好自己和他人,也多一些理解。

(新华社/图)

昨天正在单位值班的时候收到了南阳老家哥哥发给我的微信,大致内容是:在我回老家期间,村里有个按辈分叫姑姑(62岁)的人,1月23日那天看见我回来了,过来和我说了几句话,看见我母亲也在院子里,就过去打招呼,两个人为了表示亲昵,还搂着脖子说了一会儿话。她自己并没有主动上报自己的行踪,现在村里经过摸排才发现她是22日坐火车从武汉儿子家中返乡的,而且村里27日给她量体温有点高,但是28日再测又正常了,于是村里让她一家人在家进行隔离观察,并把这件事进行了通报。哥哥感觉有必要给我说一下,让我自己也多加小心。

我一下子就有点懵了,我很清楚地记得那是23日临近中午的时候,她看见我回来了,过来和我说话,和我母亲打招呼,这在农村是再平常不过的礼节了。我也知道她儿子工作生活在武汉,当时还给她说:“友敏姑,今年武汉情况比较特殊,你也不要去武汉了,让重阳兄弟也不要回来过年了。”我再仔细回忆了当时的情景,她只是回答说:“重阳今年不回来了。”但是她真的没有说自己是昨天从武汉回来的。

现在收到了哥哥发给我的消息,我该怎么办?

本来今年春节我们一家四口回老家是给2017年大年初二去世的父亲办三周年的,我们豫西南有给去世的亲人隆重举办三周年的习俗,我和哥哥年前几天还专门走了亲戚交待今年初二给父亲办三周年的事。直到武汉宣布封城,我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我们南阳紧挨湖北襄阳,距武汉才三百多公里。于是我和哥哥商量后又一一给亲戚打电话:因武汉疫情的事,年初二给我父亲办三周年的事暂缓,等疫情结束之后根据情况再给大家说。

几乎是在大年初一给亲戚打完电话的同时,我做了一家四口大年初二提前回温州的决定。其实我们返程机票是初四,但是担心疫情发展下去,初四就走不了了。果然,初二上午我们刚走,哥哥就给我发了村里外出通道三条封了两条的图片。回到温州,老婆还发了朋友圈,说认识我14年来我终于第一次做了个无比正确的决定,引来圈友一片点赞。

其实我刚回到温州还没去上班,单位已经开始统计在外去过武汉或者接触武汉人的情况了,后来又把这一范围扩大到湖北,我报的“无”。经过前天一天温州已经成为全国疫情仅次于湖北的城市了,这是因为温州有18万人在武汉经商工作学习,在武汉封城前据统计有2.6万人返回了温州。单位27日晚上再次让上报个人情况,我还是报“无”。

我所在的部门是排班制度,时刻都有人在岗在位,而且愈是重大节日愈是比平日压力大,更不要说现在这个非常时期了。28日轮到我值班,我出门就戴上口罩,到单位除了吃饭,一直都戴着口罩。交接班前领导问我这次回家的情况,我说没有去过湖北和接触过武汉的人,之后就去自己的岗位值班了。直到收到哥哥发给我的微信。

我赶紧去找单位领导,把情况汇报了,很快单位办公室又让我把详细过程整理出来发给相关部门。过了几分钟,领导电话打过来让我不要值班了,按规定让我先回家隔离观察,并且安慰我不要有太大压力,有什么情况及时给单位汇报,组织上会帮我解决面临的困难。在我走之前,我听到同事在对讲机里叫医务科医生拿消毒水去我值班部位消毒的呼叫……这些我都能理解。

到家后,我给老婆说明了情况,她赶紧又按要求报给单位和女儿的老师。两个人又仔细回想各自近距离接触了哪些人,也就回来接我们的一个战友,也给他打电话说了。我晚上给老家的哥哥打电话,让他及时了解村里的情况并和我沟通,他把那个姑姑女儿和医生微信的聊天记录发了过来:友敏姑昨天已经去医院做了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都是阴性。唯一不能做的是把检验报告拿出来,因为这是特殊时期发热门诊的一项制度。而我,连夜写下这篇文章,等天亮之后,白天要做的工作就是把情况向领导汇报。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如果我们接触了疑似人员,既要公开透明讲清楚情况,更要按制度及时隔离观察,保护好自己和他人,也多一些理解。

(作者为浙江温州市民)

(南方周末App“hi,南周”栏目期待您的来稿。投稿邮箱:nfzmreader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