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终“缓解”,全国急求援:防护物资该如何调配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我们作为非定点医院,给定点医院调配了物资,自己的物资就需要向社会筹措了。”

往年过年期间医院都是按照计划备货。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于2017年实行零库存管理后,医院本身并不需要将太多物资放在医院中存储。“节省成本。正常情况是每个星期都下单,物流很方便,第二天就到了。”

医用口罩生产商广东必达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销售负责人谢罗生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27日开始恢复生产后,产能将达到10万个/天,但产品都将接受政府统一调配。

1月27日,工作人员在重庆市一家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口罩生产车间内作业。 (新华社/图)

医院公告里预留的每一个电话,在响铃后都能被迅速接通,每一个应答人员都回复,包括口罩、面罩、防护服等防护物资“非常短缺”,急需支援。

武汉之外,在2020年春节至今,全国多地医院均在网上发布求援公告,寻求医疗物资帮助,迅速引发社会关切。其中,既有湖北省的诸多医院,也有目前确诊人数破百的广东、浙江等地医院,甚至在广西、陕西、安徽、海南等地,亦有不少医院公开求援。

南方周末记者询问了14家武汉之外的医院,后者均表示,防护物资短缺并非当地一家医院独有的困境。

“医院里已经有4名医护人员因为患病住进了隔离病房。外科口罩一个都没有,医生们用的都是3角钱一个的普通医疗口罩,物资非常紧缺。”湖北省汉川市某定点收治医院的防护物资采购工作人员曲向东透露。

而在全国其他地方,医院防护物资短缺原因不一,有因资源调配之后的缺货,也有极限应急的储备计划。

1月26日晚间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武汉市长周先旺称,目前武汉防护服、N95口罩、护目镜已得到很大缓解,此前最紧张的防护服已得到全面缓解。

在此之前,已有舆论呼吁,不要忘记武汉之外的城市。

“在这几天里,超过了平时10年的用量”

距离武汉59公里的湖北省汉川市,1月25日晚上10时,南方周末记者致电汉川该定点收治医院时,对方称外科口罩已断货,库房里医用N95防护口罩仅剩下两个,防护服剩下3套,防护面罩则在无补充的情况下重复使用。由于耗材补给不足,医护人员只能戴上普通医用口罩接触病人。

“4位医护人员虽然没有确诊,但已经住进了医院的隔离病房。”曲向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包括N95在内的医用防护口罩、外科口罩、防护面罩以及医用防护服,是所有接受采访医院共同提到最为紧俏也最急需的防护物资。而除此之外,过氧乙酸消毒液、一次性乳胶手套、奥司他韦药片、医用紫外线消毒车、呼吸机也成为了不少医院需要征集的对象。

“耗材的消耗量无法估算。不知道疫情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能筹集到哪些物资。”湖北省鄂州市中心医院设备科联系人江浩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这几天里,防护耗材的使用超过了平时10年的用量。”曲向东说。作为收治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曲向东所在单位现在每天大概需要外科口罩1800个,N95口罩115个,医用防护服60套。其中,隔离病区、发热门诊、CT放射科、心电图检测科和化验科等高危病区,都是防护物资消耗的主要科室。

而在非定点医院里,医疗防护耗材的消耗速度同样惊人。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设备科工作人员刘志华对南方周末记者计算:口罩一天大概需要上千,防护服一天肯定需要100-200件。该院作为一家综合医院,平日里对这些防护传染病的特殊物资需求量不大。“一般医院不会超过一个月的量,但是现在一天的使用量甚至等同于过去一年的使用量。”刘志华说。

乡镇里的防护物资的短缺问题同样严重。

作为湖北省随州市安居镇卫生院院长,徐明宇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自腊月底开始,各种口罩就不好买。此前为了应对春节,卫生院准备了五六千个普通口罩,但随着湖北全省防护升级,口罩很快用完。

1月25日当天,安居镇卫生院接待了12位发热病人。随着疫情蔓延,该院目前收治了50名病人,设置单独病区,但条件所限,没有完备隔离区。

湖北之外,情况亦不乐观。从1月25日开始,海南、四川、广东、浙江、北京、广西、安徽等地医院,也陆续开始向社会筹措防护物资。

浙江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物资供应中心联系人陈小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防护等级升级后,医护人员的防护装备都舍不得用。“我们是非定点医院,只有遇到了疑似病人,才舍得把那几十条口罩拿出来。目前库存还能支撑几天。”

距离武汉1500公里的海南省,于1月25日当天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海南省人民医院在同日也公开发布了求援公告。

海南省人民医院筹措物资联系人刘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该院收治确诊病例后,医护人员都需要做三级防护。在全国物资都短缺时,如果医用耗材继续消耗下去,“零库存的情况很有可能出现”。

“我们只能面向社会公众求助”

此前,曲向东每个月都会把医院的耗材计划提供给供应商,供应商按时供货,“送来就能保证基本的使用。”

陈小莉则说,往年过年期间医院都是按照计划备货。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于2017年实行零库存管理后,医院本身并不需要将太多物资放在医院中存储。“节省成本。正常情况是每个星期都下单,物流很方便,第二天就到了。”但当下疫情和工厂停工,却让这家医院陷入物资困顿。

“刚收到防护升级的通知时,医院采购了一批防护耗材,但因为用量特别大,供应商也在向武汉倾斜货源,大医院备的货要比我们多得多,我们的耗材就不够用了。”江浩然说。

防护物资短缺的原因,除了非常时期消耗量巨大之外,多地医院均提到了资源调配的任务要求。

春节前,海南省人民医院曾准备过一批三级防护物资。但湖北疫情暴发后,这批物资随即被调往武汉。海南省工信厅消费品工业处处长王秀好介绍,据不完全统计,海南约筹集了640多万元物资,目前这些物资已陆续运抵武汉。

湖北省宜昌市的肺炎患者和疑似病例集中收治在宜昌市第三人民医院。南方周末记者致电当地的三峡大学附属仁和医院、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时,防护物资采购相关人士均表示,疫情暴发后,其他医院都需向宜昌市第三人民医院倾斜医疗资源。

“我们作为非定点医院,给定点医院调配了物资,自己的物资就需要向社会筹措了。”刘志华这样说道。仁和医院采购负责人王平则称,宜昌当地的三甲医院都面向社会发布了求助公告。

“我们今天采购的物资就送了一半给传染病医院(即宜昌市第三人民医院),他们确诊病人多一些,我们的物资、人员也都给了他们很多支援。”王平这样说。

除夕当天,安居镇卫生院分到100个口罩,但没等工作人员去领,存货就被其他医院领走。疫情消息传出后,镇上来看病的人更多了。“体温不高、轻微咳嗽也来医院看病。”徐明宇回忆。

1月25日,徐明宇找其他医院,“匀了20个N95的口罩”,全部给了临床医生。当晚,他找到当地一些志愿者,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寻求社会捐赠和帮助。

“乡镇医院防护装备本就偏弱,乡镇居民首次看病基本都会找我们。我们没有防护装备,却承担乡镇村民就医的巨大压力。”徐明宇认为。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也在26日发布“接受社会捐赠”的公告。此前,南方医院派出医疗队24名队员支援武汉。该院宣传处处长宁习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作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救治定点医院,发出公告是因为医院的防护物资储备存在较大短缺。“疫情会持续多久,不好评估。”

“疫情未来发展如何难以判断,因此也需要面向社会公开征集物资。”宁习源说。

“不缺钱,就是缺物资”

在向社会发布公告之前,曲向东给平时的口罩供货商打过电话,但供货商告诉他,疫情暴发后,订单需求比平时“多了1000倍”。随后他找渠道购买了900个N95口罩,但当再次需要物资的曲向东又给供货商打电话时,货源“一个都找不到了”。

1月26日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对媒体表示,因为春节放假生产能力没有发挥出来,尽管目前复工复产面达到了40%,但是像防护服这样的产品仍然难以满足需求。

“湖北省的需求清单大致是每天10万件医用防护服,一个月是300万件。但是符合中国标准的产能许可的只有40家企业,分布在14个省,总的生产能力每天只有3万套,供求矛盾非常突出。”王江平说。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发布捐赠公告以来,收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捐助电话。但来自海外的防护产品型号不同,证照不一定齐全;民间捐助的物资大部分也难以达到医用要求。

“我们不缺钱,就是缺物资。”刘志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医用口罩生产商广东必达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销售负责人谢罗生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27日开始恢复生产后,产能将达到10万个/天,但产品都将接受政府统一调配。

王平和刘志华都担心,作为城市中非定点医院的综合医院,还能否得到充足的防护物资。

(应受访者要求,曲向东、徐明宇为化名)

防护物资求援医院不完全统计(武汉之外)

南方周末记者 汪徐秋林/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