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医不能开中药”落地,中西医之争应回归患者选择权

医生给予的专业意见是病患做出选择的重要依据,而不是越俎代庖、代为做主。如果能够在制度上明确这一个体选择权,那么医疗体系中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的共存并不存在问题。所谓中西医之争从个体选择自由的角度而言,本来就是伪命题。

医生给予的专业意见是病患做出选择的重要依据,而不是越俎代庖、代为做主。如果能够在制度上明确这一个体选择权,那么医疗体系中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的共存并不存在问题。所谓中西医之争从个体选择自由的角度而言,本来就是伪命题。

某人民医院医中药配送中心的工作人员在调配中药。 (新华社记者 郭绪雷/图)

罗定市人民医院发布公告称:从2020年1月1日起,西医师不能开具中成药处方和中药饮片处方,否则医保基金不给予报销。其实,“西医不能开中成药”的消息早就出笼了,广东省人民医院早在数个月前就宣布了类似规定,而且根据其公告2019年11月1日起开始执行。医院如此规定不是出于任性,而是有法规依据的照章办事。

2019年7月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局办公室发布《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要求除中医类别的医师以外的其他类别的医师,“经过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